黑饭节

来源: 时间:2018-4-24 15:27:00
    每年农历四月初六或初七这两天,大部分地方苗家便上山折背一捆或砍挑一担苗名叫“努都弱沙”(即黑饭叶)的灌木枝叶回家,脱叶去枝,舂碎,充水,搓软,挤出浓黑的叶汁,然后沥取的叶汁水浸泡苗山优质糯米过夜,四月初八早,蒸黑糯饭,用这种木叶水蒸的糯饭比用枫叶水蒸的糯饭,颜色要黑亮得多,气味浓香得多,过黑饭节。
这一节日由来已久。
    传说,从前人要吃饭,猪要吃饭,牛也要吃饭,而且吃得更多,几多谷米都不够吃。人打算先断牛的粮,可是牛老实,拉犁拖耙,辛勤肯干,又于心不忍。老思幼想,办法收集起来可以装满一大箩筐,但能想出减轻内疚好主意的还是寨佬。
    四月八,寨上寨下,哭号震天。牛正觉得奇怪,寨佬送一团黑糯饭和一捆草料来了,牛便问因由。寨佬手指用畚箕里的黑糯饭说:“我们人都断炊了哩,吃野草几天了,你看嘛人吃草屙的屎就是这样黑嘛嘛的哩。”牛看饭团,黑漆漆的,也泪流满面,说:“你们主人这样苦,都吃草过日子,我们能好意思吃饭吗?”主人顺水推舟说:“天生你牛,命不该绝。吃别样东西吧,莫伤心了。”牛说:“我的食量大,只能像你们那样全靠草养了。”寨上家家户户都照寨佬的吩咐做了,从此,牛不吃饭只吃草。原来寨佬四月初七这天上山折来一种后来人管它叫“黑饭叶”的灌木叶,捣碎、搓挤,取其叶汁染黑了饭,瞒住了牛。
人略施小计,使牛变成草食的家伙,省了口粮。人觉得这样做对不起牛,所以仍让牛住楼下老地方,一直住到现在;而且每年四月初八都蒸黑糯饭,杀鸡宰鸭过黑饭节,趁机给牛优待,开膳时抓一糰黑糯米饭供牛受用,有福同享,略带“努都弱沙”涩味的染色饭食,不但别有一番风味,还有祛湿消滞清热的效能哩,营养药效兼而有之,对人对牛的健康都有好处;还特别给牛预备一捆绿油油的嫩草,有的人家还将一把嫩草吊挂于牛栏门口供牛作节食。这事着实令人感动,肚有墨水的人给它起了个雅致的名号叫牛魂节,意为牛是有灵魂的,它有恩于人,应该三牲享祭,给牛安魂,替牛定魄,并在牛栏两边门缝和门口地面焚插凫凫香炷,牛栏门头贴一片到几、三五片巴掌般宽、七八寸的长方形的红纸,这玩艺不规则地染印颗颗金星,下垂一端呈锯齿状,微风吹来“皮皮婆婆”地拂动,像一团热烈跳动的火焰,祈求上苍保佑牛像这红红的火焰一样,健壮兴旺祈求上苍保佑牛健壮兴旺。
    县内外壮族、侗族也过牛魂节(牛王节)。《中寨乡志·节日·传统节日》载:对于牛王节,盘荣壮族村“特别时兴”。这些农耕稻作少数民族爱牛护牛厚待牛的意识是一样的,心灵是相通的。

(黑饭节)
上一篇相关资讯:新禾节
下一篇相关资讯:春社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