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族民歌

来源:本站 时间:2012-6-14 20:55:00

    苗族是一个歌舞才能卓越的民族,传统民歌非常丰富,独具特色,其中在黔东南、黔西北和桂北,尚保存有多声部的民歌。苗族民歌种类繁多,各地区有不同的传统分类方法,如按题材内容分类、歌词篇幅分类、曲调性质分类,等等。根据不同的演唱场合,可分为山歌、游方歌、酒歌、风俗歌、祭祀歌、儿歌等类别。     
    融水苗族民歌歌词(文学与语言),在句式上有三言、五言、七言、杂言句和散文体等多种,以五字句居多。有的押调不韵,有的押韵不调,有的既押韵又押调,吟诵时声调与节奏都有一定的规律。其比喻丰富、生动(如“苗山的树林嫩青青,北京的太阳暖人心”),讲究排比(即用一系列结构相同或相似、语气一致和并列的句子去表现内容)、对偶(将字数相同、结构相同或相近、内容相关的词句对称地排列起来,互相映衬、互相补充)。
    融水苗族民歌均为单声部旋律,多为单乐段结构。曲调和语言的结合相当密切,旋律线条依附于诗歌朗诵的声调,滑音与变化音较多,尤其是七言句和自由体唱词的曲调带有吟诵式的特点,其演唱更接近于讲话,并带有浓厚的鼻音和装饰性的喉头颤音。曲调音域在f─d[sup]1[/sup]六度之间,也常出现g─d[sup]1[/sup]、a─d[sup]1[/sup]等四度、五度音程的上下跳跃以及一些变化音程,从而构成它独特的风格。融水苗歌主要有羽、徵两种调式,每个乐句落音一般都在调式主音上,调性比较鲜明。
    苗族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十分丰富多彩,并常以叙事长歌的形式来表现。其中有:
    记叙开天劈地、造人造物的《西固蕊》和《根忍挪》;
    记述日月形成的《西触傲雷》;
    征服太阳和月亮的《顶勾顶洛》;
    叙述历史上频繁迁徙的《井嘿阳》;
    祭祀祖先的《西皆牛》;
    反抗封建婚姻制度、歌颂自由爱情、追求向往幸福生活的《哈迈》、《友蓉配依》、《亨兄配烈》;
    反映男女青年在芦笙会和其它场合的《配育配依》。等等。
    这些具有悠久历史的长歌,至今仍以诗歌说唱的形式,广泛流传在民间,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和古今融汇、于现实生活有所寄寓的特点,它成为苗族灿烂文化的象征。
     除长歌以外,更有大量的短小民歌流传。其种类繁多,按其内容及表现形式可划分为如下几类:
    节歌──包括迎春歌、迎春恋情歌、尝新节老人唱的“得新飯”、节日间男女青年结识时唱的“赖飯歌”等。
    劳动歌──包括放排歌、拉木歌、二月歌、开田歌、开水沟、织布、织锦、纺纱等。
    情歌──苗族人民一般利用节日和农闲机会进行民间交往活动。特别是未婚青年男女更是借此机会寻找爱情伴侶,以盘歌方式互相挑逗,较量才智,彼此了解,互赠银镯、头巾、头带、衣服之类的信物,确定終身关系。 此类民歌是在节日、会期和晚间“坐妹”时所唱。 曲调比较细赋、委婉。内容大致可分为相识、相恋、结合三个阶段。(其中以相恋阶段为最长)每个阶段都有特定内容的歌曲。如:
    相识阶段唱的有:拦路歌、问妹歌、挑逗歌、相哄歌、约定歌。
    相恋阶段唱的有:想妹歌、送妹歌、互送歌、赠送歌、约定歌、相思歌、绣花歌。
    结合阶段唱的有:定婚歌、成亲歌。
    此外,尚有感情破裂了的“分心歌”、“断情歌”;感情破裂后的“后悔歌”、“重恋歌”;失恋时的“单身歌”;反对封建包办婚姻、向往自由爱情的、甚至发生私奔的“偷婚歌”等。
    酒歌──这一类歌,是结婚、闹新房、小孩做三朝、满月和对岁酒、节日或平时接待贵客时在宴席间唱的。有许多是吟诵式的,曲调比较筒单。
    儿歌 ──此类歌曲,曲调简朴、节奏鲜明、声韵和谐、富有儿童的生活气息。
    如逢年过节时,儿童三五成群,挨家挨户,诙谐风趣、刻意挑剔地向主人讨取年节食物时所唱的“讨肉歌”、“赖粑歌”。又如表现儿童天真活泼、热爱劳动性格的“放鸭歌”、“挑水歌”等。
    摇篮曲──有“西催拟”之类的催眠曲。
    苦 歌──有“帮工歌”、“苦歌”等。
    巫歌──苗族过去由于崇信多神,人们常把大自然现象产生的迷惑幻觉同社会生话联系在一起,认为自然界里有形形色色的鬼神存在,因此凡遇到天災人禍或碰到不顺逐、不“吉利”的事情时,便归咎于触犯了鬼神、遭鬼神报应作崇了。所以常吟唱“猜鬼歌”等。
    哀歌──有哭死人的“忍来”、“忍送多”和“寡歌”等。
    新民歌──民族解放以来,随着政治地位和经济基础的变化,苗族人民已逐步摆脱生活的贫困和文化的落后状态。因此,解放后的各个时期,都产生了许多歌颂新社会、歌唱新生活的新民歌。
 

上一篇相关资讯:苗族舞蹈
下一篇相关资讯:苗族建筑